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资讯 >

攀万丈雄山,《万里走单骑》探寻挂在峭壁上的建筑奇迹影视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1-04-29 09:21 阅读:

  “北宗少林,南尊武当”,神秘的武当山承载着众多武侠迷心中英雄梦。第十期《万里走单骑—遗产里的中国》,“布鞋男团”单霁翔、黄觉、马伯骞、阎鹤祥携飞行嘉宾霍尊、张歆艺,登临集中国元、明、清三代的建筑和艺术成就武当山古建筑群,探秘这座道教神山的建筑奇迹,感受武当文保人世代守护的坚韧意志。

  “道法自然”的武当奇迹

  道教历经几千年的历史,留下了众多传经布道的场所,武当山古建筑群就是其中最著名的皇家道场。明代永乐年间,永乐皇帝“北修故宫,南建武当”,令30万能巧匠进驻武当山,按照真武修仙的故事统一布局,采用皇家建筑规制修建,形成了9宫9观、36庵堂、72岩庙的道教建筑群,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建筑群。

  然而,武当山周边高峰林立,断层崖地貌延绵不绝,在悬崖峭壁之中大兴土木已实属不易,明成祖朱棣更是要求工匠“相其广狭,定其规则”“其山本身分毫不要修动”。因此,工匠们营建时充分利用峰峦走势,每个建筑都建造在最恰当的位置上,疏密有致、布局得当,既保留了武当山的原始风貌,又使建筑与山体有机融合,是“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道家思想在建筑艺术体上的集大成体现,被誉为“中国古代建筑成就的博物馆”和挂在悬崖峭壁上的故宫。

  在武当山南岩上,天乙真庆宫巧妙地镶嵌在陡峭的险峻的悬崖峭壁之中,仿佛万丈绝壁上的空中楼阁,石殿的规格依据岩壁宽窄而定,远看与山石融为一体,具有浑然天成之感。围绕金殿修建的紫禁城依照道家顺应自然的思想,遵循山体走势,采取曲线建筑手法修建的人工城墙与山峦相呼应。复真观中的五云楼在没有开挖山体的基础上依山而建,楼内的十二根梁枋交叉穿凿于同一根立柱之上,守卫五云楼历经百年风雨依旧岿然不动……巧夺天工的建造手法获得世界遗产委员会的高度评价,认为武当山古建筑群“注重环境选择,讲究山形水脉,注重与环境的相互补益,具有浓郁的建筑韵律,达到了建筑与自然的高度和谐,是具有天才创造力的规划与建筑杰作。”

  能工巧匠尊重自然、敬畏自然的态度以及过人的建筑智慧也延续到了今天。武当山北临丹江口水库,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进行,遇真宫可能面临被淹没的危险。2012年,为配合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解决遇真宫保护难题,经过多方专家评定,技术人员选择了一种难度最高、对建筑体伤害最小的方案:整体抬升遇真宫。湖北省文物局局长王风竹在《万里走单骑》中介绍,遇真宫山门和东西宫门采用原地顶升15米的方式复建,其他宫殿用分层碾压的方式垫高,分组拆解编号后再一一复位,创造了我国乃至世界古建筑整体顶升高度最高的工程等多项纪录。面对这样具有惊奇巧思的古建筑群,单霁翔感叹:“秉持天人合一的理念,天与地和谐相望、人与自然和谐相接、人与人和谐相待,才创造了这样的建筑奇迹。”

  像呵护生命一样呵护武当山

  古代建筑艺术的瑰宝历经百年而璀璨如新,必然离不开后人的坚守与传承。1994年,武当山古建筑群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17年过去,武当山上的每个建筑单元在一代代文物保护工作者的呵护下,仍以挺拔之姿,向全世界人民诉说着武当精神,传递着道法自然的理念。

  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管理委员会文物宗教事务局总工程师任鹏飞正是无数守护武当山的传承人之一。1961年,武当山成立文物保护机构,任鹏飞的爷爷落脚武当,由此开启了家族三代人驻扎武当、守护武当山古建筑群的故事。回忆起爷爷在武当山工作的艰苦时光,任鹏飞数次哽咽,不禁落泪。最初看护武当山的文保人不多,道路不通、山上物资缺乏,生活用品和修缮古建筑的材料都是靠人力从山下肩挑背驮运送上山。“天冷时,爷爷没有下酒取暖的菜,只能用盐腌制鸡蛋,半个鸡蛋就能下一星期的酒。”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武当山上的文物工作者年复一年地坚持了下来,把年久失修的建筑一点一点地做好修复。自幼在武当山长大的任鹏飞耳濡目染,也加入了文物保护工作,“我们这一代要让文化遗产‘活’起来,加大文物保护和利用,让更多人参与到文物保护和遗产保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