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初心印记 | 刷屏最美家乡河的“前世今生”新闻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0-10-06 18:57 阅读:

 初心印记 | 刷屏最美家乡河的“前世今生”

  水,是生命之源、生态之基、绿色之本。蓝色星球上因为有了水,才有了鲜活的生命。

  回望历史,人类四大文明无不与水息息相关。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不尽长江,跨峻岭险滩,连结起锦绣壮美的华夏大地。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浩浩黄河,纳千湖百川,滋养着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

  从大禹治水到都江堰兴修再到京杭大运河通航,一部中华文明史,俨然是一部中华治水文明史。

  上世纪90年代,发源于福建省戴云山脉的木兰溪水畔,也在上演着一个治水故事。

 初心印记 | 刷屏最美家乡河的“前世今生”

  这是莆田的千载古堰——木兰陂

  清清木兰溪,悠悠长河水。

  木兰溪虽以溪命名,却是一条桀骜不驯的河流。它发源于福建戴云山脉,从茫茫群山中奔流而下,迂回曲折,蜿蜒变宽。

  流经莆田时,因东邻大海,地势低洼,凡涨大潮,海水回头倒灌,盐碱灼地,洪水频发。

  “雨下东西乡、水淹南北洋”正是莆田水患严重的真实写照。世世代代的莆田人饱受水患侵扰,从唐朝开始,就在为治水而不懈努力。

  公元1064年,福州长乐女子钱四娘倾其家资围堰筑陂,但因陂址选择不当,刚筑成即被洪水冲垮,钱四娘愤而投水自尽。

  受钱四娘的治水精神感召,后人又在1083年建成了木兰陂,为雨季奔腾汹涌的溪水扎上“腰带”,至今仍发挥着引水、蓄水、灌溉、防洪、挡潮、水运等综合功能,成为我国东南沿海拒咸蓄淡的典型代表工程。

  木兰陂展现了古人治水的决心和智慧,却没能让莆田人民就此告别洪水的袭扰。

  1952年至1990年,木兰溪平均每10年发生一次大洪水,每4年发生一次中洪水,小灾几乎年年有。

  木兰溪防洪问题,也牵动着当时正在福建工作的习近平同志的心。1994年起,福建省委和省政府沿海岸线组织开展“千里海堤”建设,习近平同志主管全省农林水工作,木兰溪治理的报告摆上他的案头。

  木兰溪是软基河道,弯多且急,冲刷剧烈。要建设一道能抗御30年一遇洪水的堤防,工程技术上必须“裁弯取直”,但是这会给水系生态带来一定影响,为此多个裁弯方案在当时争持不下,难以定论。

  习近平同志对此给出的意见是一定要“科学治水”,既要治理好水患,也要注重生态保护;既要实现水安全,也要实现综合治理。到底如何决策,还要听取水利专家的意见。

  1999年4月1日,在基层调研的习近平同志了解到福州正在举行一场全国水利系统的学术会议,便让莆田市的同志到会上“找更权威的水利专家,帮忙共同攻克难题”。

  时任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窦国仁和妻子联袂接受了这一课题,并在南京水科院建立起国内首个“软基河道筑堤”物理模型。

  然而,还没等到正式开工,1999年10月中旬一场台风过境,又让木兰溪转瞬成灾:全流域近6万间房屋倒塌、45万亩农田被淹,近3万群众转宿他居、2万学生被迫停课……

  10月17日,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赶赴莆田指导救灾。面对当地干部群众,他语气十分凝重:“是考虑彻底根治木兰溪水患的时候了!”

  在习近平同志的关心下,由国内水利权威专家为木兰溪治理设计的全国首个物理模型在木兰溪张镇段进行试验。同年12月14日,习近平同志来到木兰溪调研试验结果,确定成果可行,已具备开工条件。此行,习近平同志还亲手在蒲坂小学种下了一棵榕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