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新闻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0-09-10 08:47 阅读:

文/图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陶奕燃 何奔 周巍

大崇村,大瑶山深处的一个小村落,关于这个村落,流传最广的是关于一匹马的故事:

山太高,没有路,村民们要建房子,只能靠马驮建材。有一天,有匹马负重太多,实在太累,直接跳下悬崖自杀了。

这其实不是传说,是真事,就发生在不久前。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大崇村位于广西河池市都安瑶族自治县,现有村民416户、1851人,人均耕地不足0.5亩。

截至2019年底,村里仍有98户、590人尚未脱贫,贫困程度格外深,贫困发生率达35.2%,是脱贫攻坚路上“最后的硬骨头”。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2020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广东省第二扶贫协作工作组迅速动员,组织大型企业和社会组织利用资金、人才、技术等优势,结对帮扶广西48个国家挂牌督战贫困村。

腾讯作为深圳的企业,他们主动要求和脱贫任务最重的大崇村结对子帮扶。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日出与星空

大崇村里,有个海拔最高、最偏僻的龙布屯,里面住着8户人。2009年,他们才第一次用上了电。直到今年,他们才有了可以走车的路、饮用水和网络信号。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2020年4月一天,“腾讯为村”的创始人陈圆圆走进龙布屯。这个山坳中的小屯子给她的第一印象是:穷。这种穷,是没有出路的穷、穷途末路的穷。“他们的身体被困住了,思想也被困住了。”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龙布屯的日出日落,暗夜里纯净的星空,让有着12年扶贫经验的公益人陈圆圆产生了一个大胆构想:可以在这里做一个民宿——集装箱民宿。“它比建房子难度小,但又自有其特点。”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项目名字也很快确定下来——“龙布日出”。陈圆圆的想法是,通过这样一个文旅项目,打通大崇村的产业发展,实现消费扶贫、教育扶贫、乡村治理等,最终达到系统帮扶。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很快,在广西南宁举行的粤桂民营企业助力国家挂牌督战村暨产业扶贫协作会议上, “龙布日出”成为大会推介的亮点之一。

被困的村民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下地干活、生火做饭、照顾孩子,这是20岁的年轻母亲蒙艳桃寻常的每一天。不寻常的是,这一天,大崇村党支部书记韦荣成走进了蒙艳桃家里。

韦荣成告诉蒙艳桃,腾讯来他们村里搞民宿,要招服务员、厨师和保安,他觉得蒙艳桃非常适合做服务员这个工作。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蒙艳桃没问工资多少,立刻就答应了。如果不处在蒙艳桃的境遇里,很难理解这份工作对她的意义,也很难理解她处在怎样的结构性困境里。

和村里很多女孩一样,蒙艳桃读书不多,四年级就辍了学,到外地工厂偷偷摸摸打工,省吃俭用两年下来,寄回家的积蓄,却被爱酗酒赌博的父亲,都输个精光。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为了逃离缺爱的家庭,蒙艳桃早早地嫁了人,成为了龙布屯的一名新媳妇,又生了两个孩子。但她不是那种迷迷糊糊过日子的人,她渴望有一份工作,有自己的收入,好几次提出外出打工,但家里人都不同意。

蒙艳桃说,本以为,嫁人可以离开一个家获得新生,结果还是被困了。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

靠着微薄且不稳定的收入生活,经济上的困窘始终存在。这不仅是蒙艳桃的困境,其实也是大崇村尚未脱贫的98户590人的困境。

“龙布日出”项目的到来,给了蒙艳桃崭新的机遇。经过培训,蒙艳桃将成为民宿的服务员,在家门口上班,可以边工作边陪小孩。

 龙布日出,一座藏在深山里的集装箱民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