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西安周至放飞萤火虫引争议,主办方称来自江西养殖场而非野生科技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1-02-22 17:07 阅读:

­  漆黑的夜空中,观赏萤火虫星星点点的亮光是一件浪漫的事,但很少有人知道,萤火虫发光是在求偶交配,如果此时将它们抓获,无疑是在阻止其繁衍。

­  萤火虫保护志愿者:放飞就是在阻止萤火虫繁殖

­  今年7月7日至8月26日,周至楼观台景区曲江农博园推出“萤火虫帐篷节”,其中一项活动为萤火虫放飞。这项活动引起了动物保护志愿者的关注,他们在网上发文抵制谴责这一活动,称其用杀戮制造浪漫。

­  放飞工具里有萤火虫尸体

­  昨日上午10时许,华商报记者来到曲江农博园,刚进大门即可看到活动安排:萤火虫帐篷节每周五、周六晚上举行共8期16天,工作人员称每晚9时在广场放飞,随后进入生态馆内观赏。记者来到放飞现场,仍可看到一个玻璃圆柱体放飞工具,在玻璃壁面和底盘的夹缝中可以看到上百只萤火虫尸体,周围的草坪中也可找到一些萤火虫尸体,生态馆内的走道和绿化丛中也有少量萤火虫尸体。

­  “我们昨晚捡了几十只,今天早上就死了。”市民王先生带孩子来游玩,他们观赏了前一天的放飞活动,当时感觉放的并不多,放完后大家就开始捕捉萤火虫,他们也捡了一些给孩子玩,没想到过了一晚上就死了。

­  据参加当晚放飞活动的游客称,当时现场还有售卖萤火虫的,一个小瓶子里装10只,一瓶卖30元,不少人都在购买。

­  志愿者:放飞的萤火虫难成活

­  “天将明”(网名)是一名动物保护志愿者,8月4日得知该农博园举行放飞活动后当即赶到现场,在与现场工作人员的攀谈中得知,这些萤火虫都是从外地购买空运来的,每年仅购买萤火虫就要花费20万元。随后他向记者展示了一段对话视频,工作人员确实如是说。昨日上午,“天将明”并未离开,准备等到晚上继续关注该园区的活动。

­  昨日,西北环保志愿者组织在网上发布招募启事,招募志愿者前往活动现场保护萤火虫,称这种商业活动会导致很多人在利益驱动下大量捕捉萤火虫,导致种群总体数量下降,放飞的萤火虫因为离开原有栖息地很难成活。他们呼吁市民告诉身边人,不要去看萤火虫,同时前往现场发放保护萤火虫的宣传单。

­  部分萤火虫种类非常濒危

­  岳桦是江西赣州宁都县一位环保工作者,2015年国内兴起放飞萤火虫的商业活动,关注到此事后他发起成立了民间保护萤火虫组织“萤火虫生态线”,目的就是为了抵制此类商业活动,同时关注萤火虫栖息地的生态保护。

­  “萤火虫发光是为了求偶交配,放飞就是在阻止它们的繁殖。”岳桦说,萤火虫的繁殖周期非常慢,需要经过虫卵-幼虫-蛹-成虫四个阶段,品种不同周期也不同,有的几年一代有的一年一代,每年七八月份成虫长成,同时开始繁衍下一代,发光就是为了求偶交配,这种放飞活动就是在阻止其繁殖。

­  岳桦说,江西赣州宁都县捕捉萤火虫的历史有十多年了,因为赣江源头植被茂盛,萤火虫比较多,有了市场需求后,一些“虫头”就会前往乡间收购,接到订单后通知村民去抓,然后分拣收购发往全国各地。今年行情不太好,6月份收购价为0.3元一只,这段时间需求量大收购价为0.5-0.8元。成虫的寿命为一周到两周,这种长途运输死亡率很高,放飞后基本没有能存活的。规模化捕捉会影响萤火虫的繁衍,部分萤火虫种类非常濒危。

­  商业用萤火虫大都为野外捕捉

­  岳桦称,据他们了解,国内目前并没有规模化养殖的技术,市场上商业活动大都来自野外捕捉,人工养殖成本太高。虽然一些商家注册了人工养殖厂,但调查发现并没有人工养殖,去年他们和当地政府沟通注销了大部分的厂家,但还有一些厂家提前准备,搭棚子种植物,将抓来的萤火虫放在里面,冒充养殖的,工商人员无法分辨,自然没理由取缔注销。他们多次暗访发现,所谓的养殖场仍然在收购野生萤火虫。

­  为保护萤火虫,他们起初试着和放飞活动主办方沟通,但大都不被理睬,后来又和政府部门沟通,但因萤火虫并非保护动物,政府部门之间易踢皮球。

­  岳桦介绍,近几年从端午节到十一,全国各地都有放飞萤火虫的商业活动,一般在暑假和七夕达到高峰,放飞活动以浙江、湖北、四川较多。今年目前统计的有60多场,包括沈阳、唐山、浙江等地,浙江湖州的已被叫停。

­  活动主办方:每晚只放飞两三百只 放飞时已接近寿命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