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中科院计算所包云岗谈MATLAB被禁:不要只追求发论文,要有持久战意识科技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1-01-14 05:56 阅读:

导读:哈工大过去两年上线了正版的数学软件 MATLAB(校园版),但过去几天哈工大的教师和学生反应因为哈工大被列入了美国的出口禁止名单,MATLAB 的开发商 MathWorks 停止向哈工大继续提供服务,软件显示激活失效。这一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广泛的 争议。根据美...

哈工大过去两年上线了正版的数学软件 MATLAB(校园版),但过去几天哈工大的教师和学生反应因为哈工大被列入了美国的出口禁止名单,MATLAB 的开发商 MathWorks 停止向哈工大继续提供服务,软件显示激活失效。这一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广泛的 争议。根据美国商务部的通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国防科技大学、湖南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工程大学、西北工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电子科技大学、四川大学、同济大学、广东工业大学以及南昌大学等 13 所大学列入了最新的“实体名单”。

MATLAB在许多理工科里面都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软件,主要用于数据分析、无线通信、深度学习、图像处理与计算机视觉、信号处理、量化金融与风险管理、机器人,控制系统等领域,所以对于不少哈工大的师生来说这个软件是真的必不可少,office软件还有国产WPS可以替代,在实用性方面似乎MATLAB还没有可以替代的软件, Python、Julia 等语言,很难达到MATLAB的便捷和高效。

这一事件再次引发了国内科研届对于自主研发,卡脖子当问题的关注和热议。

近日 来自中科院计算所先进计算机系统研究中心副主任包云岗教授近日在CCF YOCSEF杭州论坛上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很多人都在思考如何解决“Matlab被禁”这个燃眉之急问题。大家回顾了中国的工业软件发展之痛,批评国内的盗版问题、知识产权保护问题、重硬件轻软件等一系列问题。也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比如给了针对Matlab各种功能的开源软件替代方案。这些都算是“昨天和今天”的事。

现在我想和大家一起讨论一下关于“明天”的事。我们每个人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从现在这个时间点开始,给10年时间,甚至20年时间,我们能做出一个卡别人脖子的东西吗?(并不是说真的要去卡别人脖子,而是说要成为别人离不开的东西)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次“Matlab被禁”事件,那么也许可以给我们更多的是启发我们都知道Matlab最初只是新墨西哥大学Clever Moler教授在1970年代用于教学中的一个小工具软件,那它为什么能在几十年后成为卡我们脖子的利器?

我们一起来梳理一下Matlab发展过程中折射出来的几个理念:

一、把东西做出来,而不是追求把论文发出来。

Matlab网站上有一篇Moler教授自己在2018年写的Matlab简史。他在开头就写道,在1971年和1975年他所在团队向NSF申请了两个项目,目标是“探索开发高质量数学软件的方法、成本和资源”。他自己也认为,某种程度上这两个项目是失败的,因为他们没有发表出一篇论文,他们只是开发出了两个软件:一个是EISPACK,另一个是LINPACK。而且这两个软件也谈不上多大的学术创新,因为EISPACK就是把1965-1970年发表论文中用Algo60写的算法翻译为Fortran,而LINPACK则是直接用Fortran重写一遍。

二、把东西用起来,而不是做完就扔了。

虽然EISPACK、LINPACK没有论文,学术创新也似乎不是很高,但确实两个很有用的软件。EISPACK的开发团队在1974年代写了一本使用手册,我在Google Scholar上查了一下,到现在已经被引用了1800多次,1970-1980年代使用非常广泛。LINPACK更是世界超级计算机排行榜Tops500的基准测试程序,可以说是影响了世界超级计算机的发展。

三、把教学场景用起来,而不是把教学当作负担。

Matlab是Coler教授想把EISPACK和LINPACK应用于教学过程中的产物。如果Moler教授不是用心去做教学,不是为了能让学生更好地掌握线性代数与数值分析,更容易地使用EISPACK和LINPACK这两个软件,那么他就不会有动机自己动手去写一个Matlab小工具来把这两个软件接口封装起来,从而方便学生使用。

今天,由于严苛的科研竞争环境和考核压力,很多人都把教学当作了一种负担,认为会影响科研。但教学其实是试验新技术、新工具最好的应用场景,因为试错成本很低,而且学生的创新性和主动性,还能帮助改进优化技术和工具。Matlab最终走上商业化,就是因为Coler教授在斯坦福大学给学生上课时,有两个学生对Matlab很感兴趣,主动提出用C重写一遍,同时移植到IBM PC上。很多技术最早都是从课堂上发展起来,比如RISC架构是David Patterson教授在伯克利的课程实验。

四、把持久战意识树立起来,而不是期望速胜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