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存款百万、辞去大厂职位的程序员:为什么非要谈理想,我就想挣点钱科技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1-01-13 07:31 阅读:

导读:今年的10月24日,原本就是周六,但在996、大小周等已经成为常态的就业环境下,大多数程序员没有拒绝加班的狂欢,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最普通的一天。 作者:时代财经 王亮 程琳 来源:图虫创意 1024是2的十次方,也是二进制计数的基本计量单位之一。资料...

今年的10月24日,原本就是周六,但在996、大小周等已经成为常态的就业环境下,大多数程序员没有“拒绝加班“的狂欢,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最普通的一天。

作者:时代财经 王亮 程琳

存款百万、辞去大厂职位的程序员:为什么非要谈理想,我就想挣点钱

来源:图虫创意

1024是2的十次方,也是二进制计数的基本计量单位之一。资料显示,中国程序员节的诞生是由于从业人员经常周末加班与工作日熬夜,因此部分互联网机构倡议每年10月24日为程序员节,并在这一天建议程序员拒绝加班。

倘若仔细审视1024节的定义,就会发现其本身像“二十二条军规”一样充满黑色幽默:建议程序员拒绝996的,正是开创了这些规则的机构本身。倘若一个机构要求加班,在被建议“拒绝加班”的条款下,1024到底是一种服从,还是一种违抗?毕竟“拒绝加班“,要在“要求加班”的情况下才成立。

这就像那个广为人知的两性关系的笑话:1、女朋友永远不会错;2、如果女朋友错了,参考第一条。类似的:1、程序员应该按照公司要求加班;2、如果公司要员工拒绝加班,参考第一条。

今年的10月24日,原本就是周六,但在996、大小周等已经成为常态的就业环境下,大多数程序员没有“拒绝加班“的狂欢,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过着最普通的一天。

在时代财经采访的三个样本中,有存款百万,辞去大厂技术leader职位的映华,有6年辗转5家公司,更愿意称自己为工程师的阿文,还有工作一段时间后返校深造,刚刚在科大讯飞开发者节获得细分赛道冠军的毛伟。

在他们的故事中,他们热爱这门手艺,也受困于这项工作,他们辗转于各大企业,或者暂时逃避,但编程这项事业,是且永远是他们一生的事业。

为什么非要谈理想,我就想挣点钱

北京程序员映华 工作时间8年 曾任一线互联网公司技术团队负责人 目前待业

有段时间我想不通,为什么一个公司,每个人似乎都很想把事情做好,都是有理想的,但是最终加在一起就变成了很多个在“混”的团队?后来我去看了组织行为学,其实这些内耗对于大老板来说,都是不在意的,只要能达成某个目标就行,但是作为其中的个体就很难受。

我是疫情之后离职的,到现在差不多半年时间,一直在家闲着。

为什么离职?因为不爽。我之前在公司带十几个人的技术团队,后来团队空降了一个职级很高的人过来,对方想用自己的人替换我。如果是能力确实匹配,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去背调了要替代我的那个人,完全不能胜任。

我待得难受,就申请去了另一个业务线。但最后还是走了。其实“苟着”也不是不行,但就是不想待了。

这份工作唯一让我比较留恋的就是团队,我跟下属关系都很好,经常带他们吃饭。离职前我请了年假,他们知道我的情况,还跑来我在公司附近的公寓找我,问我要不要“行动”。后来想想觉得,单纯为了出口气,收益太小了,尤其是对他们来说。就算了。其实他们还是愿意继续跟着我的。

有一次“双十一”做活动,我们和某头部电商平台合作,要上一个项目,技术团队为这个加班了很久,最后要上线了,平台方想要多赠送一个广告位,公司的销售死活不同意,对方直接说不做了,活动就黄了。

工作白做了,但是我想通了。你有没有听过双因素理论?(亦称“激励一保健理论”。美国心理学家赫茨伯格1959年提出。)公司员工对公司是同时有“满意度”和“不满意度”两个平行感受的。当一个公司在高速成长的时候,员工对公司的“不满意”会被“高满意度”掩盖掉,等公司增长放缓,或者进入停滞,这些不满意才会暴露出来。这家公司就处在这个阶段。

像我这样的年龄,如果再过几年还没有做到管理几百人的位置,之后职业生涯也就到头了。我算了一下公司的人数,管理层的人数,大概能坐上去的概率,就放弃了。我觉得我是想的比较明白的那类人,发现这个事情无解,所以就离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