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芯片和量子科技大热,哪些李鬼在扮演李逵?科技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1-01-12 15:32 阅读:

导读:短时间内,芯片、量子科技的热度还会持续,也还会有一些动机不纯的人和公司,想通过包装概念、资本手段挣上一笔。但随着监管和问责层面的强化,相信李鬼会越来越少,或者更容易、更快地显露原形。 在自主发展核心技术的大基调下,芯片和量子科技成为硬科技中...

短时间内,芯片、量子科技的热度还会持续,也还会有一些动机不纯的人和公司,想通过包装概念、资本手段挣上一笔。但随着监管和问责层面的强化,相信“李鬼”会越来越少,或者更容易、更快地显露原形。

在自主发展核心技术的大基调下,芯片和量子科技成为硬科技中的明星领域。但凡一个领域过热,就容易引来浑水摸鱼之辈。打着造芯、量子旗号招摇撞骗的案例,已屡见不鲜。

“烂尾”的芯片明星

2020 年 7 月 30 日,投资千亿的芯片明星项目“武汉弘芯”,被曝出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断裂风险。这揭开了芯片项目“烂尾潮”的一角。

时间回到 2014 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颁布,同时“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国家大基金”)成立,募资 1387.2 亿元。

在国家政策和基金的带动下,各地方政府纷纷建立产业园,成立集成电路产业发展基金,据华信研究院统计,2013 年到 2018 年底,中国至少成立了 20 只地方集成电路产业基金,目标规模超过 5000 亿元,地方造芯热潮就此掀起。

在企业数据库“企查查”中统计“芯片”关键词可发现,2015 年新增注册企业 0.28 万家,2018 年新增 0.55 万家,2019 年新增 0.58 万家,2020 年前三季度新增 1.28 万家。

另外据财新网统计,自 2014 年 6 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发布至 2019 年 12 月,共有 50 多个规模较大的芯片项目在江苏、四川、重庆、福建、广东、山东、浙江、湖南、甘肃等地上马,并且以制造类项目为主。以各自号称的投资规模统计,单个项目平均投资额超 300 亿元,总计划投资额超过 1.7 万亿元。

技术、人才和资金密集型的芯片行业,向来以高门槛著称。企业蜂拥而上看似积极响应号召,但实际上许多缺乏专业背景,甚至还有从地产、水泥行业转投过来的。

上文提到的武汉弘芯项目,成立于 2017 年 11 月,宣称要做 14nm 以及 7nm 以下先进逻辑工艺晶圆制造。

武汉市东西湖区给予了该项目各种政策优惠和资金支持,2018 和 2019 年曾位列湖北省级重点建设项目。据《武汉市 2020 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弘芯项目两期总投资额为 1280 亿元,到 2019 年底已经完成投资 153 亿元。

2019 年,武汉弘芯成功说服了蒋尚义出任 CEO。他曾在台积电任职 10 多年,又在中芯国际担任过国际独立董事,是一位有真材实料的行业泰斗。同年底,弘芯举办仪式,高调把一台“ASML 光刻机”引进厂房,并称其为“国内唯一能生产 7nm 的核心设备”。

芯片和量子科技大热,哪些李鬼在扮演李逵?

弘芯有钱、有人、有设备,看起来挺靠谱的,但最终却以因资金缺口导致“烂尾”收常

武汉弘芯目前的困境,明面上是资金的问题:因为拖欠工程款被分包商诉讼追债,导致项目规划用地被查封、工程停滞。但再往深挖,武汉弘芯的控股股东“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光量)问题更多。弘芯的“烂尾”看似偶然,实则隐隐透露出一丝必然性。

首先是钱的方面,北京光量玩的是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弘芯由北京光量持股 90%,武汉临空港经开区发展投资集团持股 10%。

工商资料显示,弘芯的注册资金为 20 亿元,大股东北京光量实缴资本为 0 元,而武汉临空投的 2 亿注册资本已经缴清。武汉弘芯 2017 年 11 月 6 日成立,而北京光量同年 11 月 2 日成立,是一家典型的空壳公司。

其次是人的方面。2020 年 6 月,就有传闻蒋尚义萌生退意,因为弘芯的投资和设备未能及时到位,导致运营困难。7 月底,弘芯项目曝出财务问题后,蒋尚义通过 Linkedin 消息表示:财务责任属于董事长。

而那台“国内唯一能生产 7nm 的核心设备” ASML 光刻机,还没来得及启用,就已经被抵押给了武汉农村商业银行东西湖支行。《财新》通过抵押信息查明,实际上这是一台 DUV(光源为深紫外光),而不是外界认为的 EUV(光源为极紫外光),虽然确实能做到 7nm 工艺,但要再升级极其困难,且型号也不是最先进的。同样的型号并非只有武汉弘芯持有,有多年半导体经验的行业人士表示,中芯国际有 10 台一样型号的机器。

不止一个武汉弘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