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中国芯片封装进击史:江浙儿女撑起半边天,从夹缝求生到全球第二科技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1-01-12 15:27 阅读:

导读:自从中兴、华为事件后,无芯之痛就像一道国民伤口,但凭借这些年的广积粮、高筑墙,国内封测三大巨头已跻身世界前列。 撰文| 韩姜 编辑| 张泽 过去几年,在无芯之痛的记忆下,中国在半导体行业总被认为落后世界先进水平太远。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过去40多年...

自从中兴、华为事件后,“无芯之痛”就像一道国民伤口,但凭借这些年的广积粮、高筑墙,国内封测三大巨头已跻身世界前列。

撰文| 韩姜

编辑| 张泽

过去几年,在“无芯之痛”的记忆下,中国在半导体行业总被认为落后世界先进水平太远。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过去40多年,在几位拥有全球化野心和韧劲的企业家带领下,通过大举并购,高举高打,中国的芯片封测实力已经进入全球第二军团。

今年11月,中国半导体封测年会在甘肃天水举行,对于封测行业来说,这是一年一度的大事件。在会上,有企业家表达着自己对这个行业的信心,认为我国封测行业技术进步飞快,发展迅速,未来可期。也有行业人士认为,如果坚持投入和创新,中国很可能在封测环节率先实现突围,将其变成中国在芯片领域的希望。

江浙儿女

中国芯片封测能够在全球版图中占有一席之地,背后是一群江浙儿女长达40多年的拼搏。

1972 年,在“超英赶美”的口号下,全国各地掀起了创办晶体管厂的小高潮,100多家手工小作坊开始转产半导体,其中包括江阴地方政府创办的长江内衣厂,转型并改名为江阴晶体管厂,一夜之间成了高科技企业。

1978年,国家确定由国营742厂(华晶集团前身)从日本东芝引进一条3英寸5微米的彩电芯片生产线,这是当时中国引进规模最大、涵盖芯片制造和封测全产业链的首条芯片生产线。江阴晶体管厂作为这条生产线的附属工程,为华晶封装一些芯片。

但好景不长,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大批洋货涌入,包括江阴晶体管厂在内的国内半导体企业受到巨大冲击。

这时,34岁的江苏青年王新潮接手了这个烂摊子。王新潮出生于1956年,虽然父母都是老师,但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他没能被推荐读高中,17岁被分配到了江阴第一织布厂当机修工,一干就是11年。

小伙子努力上进,引起领导关注,从染织厂调到了江阴晶体管厂。虽然完全没有半导体背景,但王新潮住在了厂子里,白天一道道工序研究,晚上再让总工程师给自己补课,很快就上道了。

可就在王新潮找到点感觉的时候,晶体管厂却濒临破产。1990年,厂子亏损218万元,职工士气低迷,当年的平均工资在江阴县排在倒数第二。这一年,王新潮临危受命担任厂长。在就职演讲中,他向全厂200多名职工承诺,要确保企业有发展的后劲,确保员工收入逐年增高。可很多人并不信任这样一个没资历的年轻人。

但王新潮不信邪。新官上任后,他组织领导班子去国际上找订单,开发新产品,组织富余人员搞三产。1991年厂子做出了LED信号灯后,王新潮骑着二八自行车四处推销,经过几年的艰苦经营,信号灯生意终于让厂子扭亏为盈。1992年公司正式更名为长江电子实业公司(简称长电)。

刚脱离苦海,长电很快又被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当时日益猖獗的海外电子器件走私逼到了绝境。王新潮收集市面上所有资料一篇篇读,发现了一个趋势,为了降低成本,国际家电企业将会到中国来制造,中国也就可能成为全球元器件采购的中心。

当时国内分立器件(二极管、三极管等)已经有较成熟的玩家,长电决定做分立器件的封测。所谓封测,通俗地说,就是给制造出的芯片裸片穿上外衣。这是芯片生产过程中的一环,封测技术的好坏,还能左右芯片的性能。

但不像今天企业决策总能拿出各大调研机构的数据加以佐证,为了让公司其他领导相信自己的判断,王新潮搬出了自己擅长的哲学思辨法,整整花了两天才统一了管理层的意见。

中国芯片封装进击史:江浙儿女撑起半边天,从夹缝求生到全球第二

图片来源:长电科技官网

同时,王新潮力排众议开始融资。银行贷款批不下来,就找其他融资渠道。最终,他找来了日资背景的融资租赁公司,为厂子分三期投入了800多万美元,将产能从年产3亿颗一下子提升至13.5亿颗。

1998年,长电的幸运时刻到来了。国家强力打击走私犯罪,其中就包括电子元器件走私。走私货被缴,一下子给长电打开了广阔的国内市场,长电顺势成为国内最大的分立器件封测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