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反思2020,互联网新的十字路口科技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1-01-11 12:17 阅读:

导读: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奉政坊 2020年末尾,回顾这漫长而注定载入史册的一年,互联网圈未免在历史的波澜之中显得更像是一小块容易让人忽视的领地。 我们终于失去了狠狠批判的动力,对那些本应错愕的一切,我们一方面既承认了戾气助长的公众情绪,另一方面却...

反思2020,互联网新的十字路口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奉政坊

2020年末尾,回顾这漫长而注定载入史册的一年,互联网圈未免在历史的波澜之中显得更像是一小块容易让人忽视的领地。

我们终于失去了狠狠批判的动力,对那些本应错愕的一切,我们一方面既承认了戾气助长的公众情绪,另一方面却也在暗自承受“时间”这个稀缺交易品的无常损失。

人们总是将这场全球疫情类比为新一轮的世界大战,但却少有人提到另一个任何一场战争过后都必然面对的关键问题什么将被摧毁,什么又应该被重建?

虽然谈不上秩序井然,但整年中各大互联网平台的公关事件已降在他们尤其满意的低位将走进白宫的新主人、达成协议脱欧的英国,或哪怕是一轮又一轮开启测试的疫苗,都在推动另一种视觉焦点移动。

我很厌恶用大词汇,但信息化传递加速,社会消费备受煎熬已成为过去一年的史实,技术发展、社会地位的不平等在不断加剧,你我都不得不开始考虑“后疫情时代”可能发生的程序正义,我们必须、立刻做出反应和选择。

这是走进2021年时,我希望拥有帮助我更好理解未来的三股动力昂贵代替免费、去AI化的信息流回归、新入口再度集中化。

昂贵代替免费

免费并不是一种商业模式。

从早期互联网产品创造免费模式开始,创业者们就似乎将“流量变现”当成一种历史的基调,延续和传承的总思路,从来没有离开补贴获取用户,再让用户“为我所用”的历史大循环。

“补贴”当然比免费更狠。遥想当年我从电脑城买瑞星杀毒软件时只能按价直销,后来PC互联网带来“三级火箭”的天才商业创造,免费产品相互捆绑安装,360杀毒赶走了我桌面的“小狮子”,我从未想到那是我第一次经历“产品矩阵”化。

而用户流量的聚集,通常离不开再收费的过程。产品经理们都熟读“成本转移”的规训,广告变现大行其道,各类DSP单元精准推送,挤进小屏幕的信息流。

以百度为例,2019年其总收入为1074亿元,同期其生态活跃用户数是2-4亿,意味着如果没有免费模式,百度要维系其营收成本比例、利润规模,需要每年向用户收取数百元的“使用费”。

成本转嫁帮助用户节约了在互联网圈畅行无阻的成本支出,但千万别忘了商业模式的对等效应,决定了价值交换的必然性心甘情愿为用户掏钱的本质,是以期换取用户的行为路径和操作环境等数据隐私信息,以形成广告精准推送的保证。

因此,在免费模式驾驭的商业形态中谈论隐私保护,未免带有一些喜剧色彩。

过去十年,广告市场体量增长的速度明显滞后于互联网体量扩充的速度,这使得从移动互联网开始,传统的无差别广告模式开始贪婪于大数据加持的行业“精准化”。广告引擎化决定了底层数据驱动的核心逻辑,它要求持续不断地供给用户数据作为分析依据。

跨平台的设备信息、网络信息、LBS信息分化瓦解,用户散落的几乎每一个应用,都成为底层广告引擎向上分叉的树状结构的末梢,它们形成为一套互联网业界新陈代谢的体内循环机制。

所以,只要免费模式继续存在于仍旧处于发展之路的互联网领域,输送数据供血的广告内卷,就会成为一张张虎口,不但无法停止对用户隐私的保护,反而会愈发加剧的挤占每一个私域场景。

从阿里联手分众,小米挤占客厅我们似乎已看到大平台的“场景化”,正不断压缩自我思考的空域。

当连一台客厅里电视的开屏广告你都无法掌握时,又何谈数据的隐私与保护?种种信息话语权的不平等,形成根深蒂固的各种力量,你我他都无从抗拒。

更好的例子还包括今天淘宝的掌门人,作为多年前友盟产品的创始人,数据底层价值究竟有何种商业模式没有谁能说得清,但唯独除了阿里巴巴们。免费使用带来用户行为追踪的免费,这是巨头们才能玩转的变现流量。

好在一场全球疫情,摧毁了这项持续多年的等价交换消费受限,拉低了传统商业愿意继续付钱交换数据的意愿,数据循环亟待抢救,免费产品预期急转直下,这足以让我们思考一场新的历史大重构

告别大多数的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