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资讯 >

软银发布2019财年财报:亏损达1.4万亿日元(约合130亿美元)科技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0-05-22 00:18 阅读:
近日,软银发布了2019财年财报,财报显示,软银2019年亏损达1 4万亿日元(约合130亿美元)。

近日,软银发布了2019财年财报,财报显示,软银2019年亏损达1.4万亿日元(约合130亿美元)。

作为日本最大的科技和电信集团之一,软银2019年的灾难性表现主要是由愿景基金亏损1.9万亿日元(约为177亿美元)所致,而其2018财年同期运营利润为2万亿日元(约合187亿美元)。

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价值正在缩水,截至2020年3月底,该基金对88家初创企业的投资达到750亿美元,然而当前所余投资价值约为696亿美元。此前,软银投资的美国办公空间共享公司WeWork和网约车公司Uber就录得100亿美元亏损。

在被新型冠状病毒爆发重创之前,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倾向于投入巨额现金并推动投资目标高速增长的战略,已经给该基金带来了连续两个季度的亏损。软银在其他科技投资上录得75亿美元亏损,该公司将亏损主要归咎于疫情造成的经济冲击。疫情加剧了该公司在许多未经验证的初创公司身上押注的潜在问题。

负债累累的软银利用其押注为其投资的公司提供了更多资金。但随着投资目标估值暴跌,这一战略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软银行支持的卫星运营商OneWeb在3月底申请破产,增加了愿景基金以外投资的减值损失,这些投资还包括WeWork的部分股权。

这场动荡给维权股东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带来了影响力,该公司除了建议软银回购股票外,还在推动其提高透明度和加强监管。

这些要求与批评人士的观点相呼应。批评人士认为,软银由孙正义主导,对于推动其如何实现盈利的估值所提供的细节太少。该集团被迫承诺出售或套现410亿美元资产,部分原因是为2.5万亿日元(约合233亿美元)的股票回购提供资金,以支撑其股价。

截至4月底,软银集团已斥资2500亿日元(约合23亿美元)回购股票。阿里巴巴是其投资组合中最大的资产,也是其可能的资产出售目标。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已经决定于6月25日离开软银董事会。

七大巨额押注受疫情重创

这家全球最大的科技基金从成立伊始就存在风险,很快就以超额溢价向烧钱的初创公司投入了750亿美元资金。软银战略中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部分加深了该基金的亏损,甚至可能会拖累其复苏。

软银旗下愿景基金将大约半数资金投资于七家公司,事实证明,这些公司大多位于受新冠疫情打击特别严重的行业。三家网约车公司,一家连锁酒店,还有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商WeWork,在开放工作空间充斥着来自多家不同公司员工的想法成为前病毒时代的遗迹,而在此之前WeWork已经陷入了困境。

软银在财报发布前就已经告诉投资者,由于愿景基金的押注表现不佳。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股价在一个月内下跌了50%,软银已经两次发布了预期出现巨额亏损的声明。今年3月,该公司表示将出售高达410亿美元的资产,以回购股票并减少债务,这帮助其股价回升。愿景基金的一位发言人说,其估值已经得到与该基金共同投资的、经验丰富的投资者的验证。

财报的发布把聚光灯投向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身上,他推动公司支出超过竞争对手以获得市场份额的战略让许多公司蒙受了巨大损失。孙正义计划推出第二只巨型基金的计划在投资对象表现平平和软银对WeWork的纾困中泡汤了。

孙正义曾表示,他预计愿景基金91项总投资中将有15家公司破产,而另有15家会大赚特赚。该基金的几家投资公司已经陷入困境或已经倒闭,包括WeWork和汽车租赁公司Fair、遛狗应用Wag Labs以及消费品制造商Brandless等规模较小的投资。

要想让愿景基金取得成功,其中一些大赢家需要在其豪赌之列。除了WeWork,这些公司还包括叫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Uber以及Grab,半导体设计公司ARM、韩国电商Coupang和印度酒店经营者Oyo。其中,这些公司解雇了数千名员工,而且大多数公司在疫情期间距离盈利的目标越来越远。

愿景基金发言人表示:“凭借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富有弹性的商业模式以及数字服务的加速采用,我们相信,我们投资组合中的许多公司都已做好充分准备,能够经受住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考验,甚至会变得更强大。”

愿景基金最大的一笔投资是对滴滴的120亿美元押注,滴滴是占主导地位的中国网约车公司。一位熟悉滴滴的人士说,中国已经开始从疫情中恢复,但滴滴的乘车量仍然只有疫情前水平的60%到70%。Uber是滴滴股票的大持有者,截至3月31日,Uber将所持股份的价值减记了20%,这意味着估值在400亿美元左右。一位知情人士说,愿景基金拥有滴滴20%的股份,估值约为50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