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IT资讯 >

Facebook收购Instagram内幕:扎克伯格独角戏IT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0-02-13 00:09 阅读:

  以下为文章全文:

  扎克伯格“一言堂”

  4月8日星期日上午,年纪轻轻的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 Zuckerberg)通知公司董事会,他准备收购热门图片分享服务Instagram。

  当天晚些时候,这成为了Facebook创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笔交易。然而知情人士透露,尽管扎克伯格与Instagram CEO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已经就此展开了三天的谈判,但Facebook董事会此前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扎克伯格几乎是单枪匹马完成了谈判。希斯特罗姆最初报价20亿美元,经过几番讨价还价,这两个不满30岁的毛头小伙最终把价格敲定为10亿美元。整个过程都是在扎克伯格位于帕罗奥尔托的豪宅中完成的。

  在三天内谈妥一笔交易对Facebook而言可谓神速。由于几周后就将以千亿美元的天价估值上市,这家朝气蓬勃的企业正在不遗余力地包装自己。按照惯例,在交易敲定前,双方都会聘请大批律师和银行家研究细则,这一过程通常会耗时数日甚至数周。

  扎克伯格却并未拘泥于传统。等到董事会知道时,交易已经完成了。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对董事会的态度是“告知,而非请教”。

  扎克伯格持有Facebook 28%的股权,但却控制着57%的投票权。所以,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独立行事。与之类似,希斯特罗姆在Instagram的持股比例也高达45%。在这样的控制结构下,投资者只能接受CEO这种雷厉风行的作风。

  支持者认为,在竞争形势瞬息万变的网络服务和社交网络领域,这将成为Facebook的一大优势。据知情人士透露,扎克伯格在Instagram的交易过程中最担心的是,如果执意通过律师展开接触,可能引发希斯特罗姆的反感。知情人士还表示,Facebook企业发展总监阿明·哲福纳(Amin Zoufonoun)也为扎克伯格提供了帮助,在谈判末期敲定了一些细节。

  这种当机立断的决策模式在私有创业公司中非常普遍,但却很难在组织结构完善的高市值上市公司内实现。而Facebook即将由前者迈入后者的行列。

  “董事会的作用就是牵制CEO,他们是小股东的最后一道防线。”德雷塞尔大学商学院教授拉夫·沃克玲(Ralpha A. Walkling)说,他是该校公司治理中心执行主任。

  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的董事会并未投票表决该交易。即使表决,也只是走过场而已。

  知情人士表示,Facebook COO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是4月5日获知扎克伯格有意收购Instagram的,但她并未参与谈判。42岁的桑德伯格2008年从谷歌跳槽到Faceboook,为扎克伯格提供更专业的执行力是她的主要责任之一。扎克伯格孤身一人收购Instagram的行为,为投资者敲响了警钟:Facebook从某种意义上讲仍是“一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