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IT资讯 >

专家称IP地址快用光 网络拥堵两年后恐成常态IT资讯

来源:天之家 发表于:2020-09-08 13:52 阅读:
  互联网IP地址很快就将用尽?3G才刚开始,4G就要到来?对于最近流行的热门话题,权威专家怎么说?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邬贺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我国现在差不多一个半到两个网民共享一个IP地址,两三年后可能面临IP地址枯竭,如果不及时解决,网络将会常常“塞车”。不过,对于4G即将到来的说法,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却认为言之过早。
  
  人物档案
  
  邬贺铨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院士,国家863计划监督委员会副主任。他是光纤传送网与宽带信息网专家,也是国内最早从事数字通信技术研究的骨干之一。在TD的发展道路上,他可以说是铺路搭桥者。
  
  刘韵洁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联通重要奠基人,被誉为“中国互联网络之父”,并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50位数字英雄之一。他曾任中国联通总工程师、副总裁,现任中国联通科技委主任。任职期间,建立全国12个城市的IP电话网。
  
  相关新闻
  
  院士专家会聚重庆
  
  科协年会下月召开
  

  本报讯 昨日,第十一届中国科协年会组织方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会上透露,将有约150位两院院士在下月会聚重庆。
  
  9月8日至10日,由中国科协和重庆市政府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科协年会将在重庆隆重召开,年会主题为“自主创新与持续增长”。
  
  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冯长根介绍,科协年会主会场还邀请了著名专家作学术报告,目前已经确定登台的有中国工程院院长徐匡迪、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郭位等。
  
  此外,著名经济学家樊纲、中国社科院名誉学部委员杨圣明教授等社科专家也将参与年会活动。
  
  重庆市副市长童小平说,上百院士及数千专家会聚重庆,将为重庆带来一场“头脑风暴”。同时,年会期间,还将举办“院士专家进校园”、科技馆开馆、科普广场等11项科普活动,欢迎市民参与。
  
  互联网
  
  IP地址告急不是危言耸听
  

  对于流传的“IP地址将用尽”的说法,邬贺铨院士认为并非危言耸听。因为网民数仍在猛增,两三年后将没有新的IP地址可以再申请。
  
  邬贺铨说,中国有网民3.8亿,而能拿到的IP地址是平均一个半到两个人一个。眼下,并非所有人都同时上网,所以还不会感觉有什么大问题。但按照目前分配的速度,到2011年、2012年左右国际上将没有新的地址可以再申请。
  
  那时网络是否会瘫痪?邬贺铨说,网民仍可以上网,但会常常出现拥堵。解决办法是从目前所用的IPv4向IPv6转换。IPv6容量非常之大,有人说它“可以把地球上每一粒沙子都编一个IP地址”。不过,向IPv6转换需要较高成本,“只有大家确实感到用起来不方便了,转换的积极性才会高起来”。
  
  移动通信
  
  3G仍在铺网4G还谈不上
  

  眼下3G还没推开,已经有人断言4G时代即将到来。对此,现任中国联通科技委主任的刘韵洁认为,3G仍在铺网阶段,4G目前还谈不上。
  
  刘韵洁介绍,联通3G第一期已覆盖重庆主城及部分郊区、旅游景点。对于市民担心的山区、高楼阻挡信号的问题,他表示,这通过技术处理完全可以解决。重庆3G网络评测结果在31个省会城市中排第六位,质量完全能保证。
  
  而对于网上热炒的“4G”,刘韵洁似乎并未感到压力。他介绍,目前谈的4G其实是LTE,专业叫法是3.9G,在速率、网络容量方面比3G又有提高,理论上可以达到100兆。“但是4G是什么技术现在还不清楚,标准也没有出来,所以还谈不上4G的问题。”
  
  信息化
  
  智能红绿灯保道路畅通
  

  邬贺铨说,信息技术可以应用的方面太多了。
  
  比如重庆搞“畅通重庆”,设置了大量红绿灯,可不少市民觉得感觉更堵。对此,邬贺铨说,车因为红堵在这个路口,而下个路口却是空的,这就是资源浪费。要计算平均车速,保证开到每个路口都是绿灯,一路畅通无阻,实现交通资源优化配置。“现在,这可以利用信息技术来完成”。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每个路口都装了视频探头和传感器,判断汽车的流向流量。然后通过优化设计,使交通效率提高了25%,二氧化碳排放也大大减少。
  
  时下常用的中央空调,其实也可利用信息技术探测房间里的温度以及有没有人活动,实现节能的目的。日本人做了实验,一座大楼可以通过这样的方法节能30%。
  
  新闻面对面
  
  基站辐射勿担心
  

  就现代通信对老百姓生活的影响,记者与邬贺铨和刘韵洁两位院士展开了一场对话。
  
  记者:老百姓非常担心一个问题,就是建在居民楼附近的移动通信基站会不会有很大的辐射?
  
  刘韵洁:这一点大家完全可以放心,基站的距离、功率都有严格标准。这个数字我记不太清楚了,但举例来说,国外对环保要求十分严格,但你在纽约照样可以看到到处都有基站。他们都不觉得是问题,为什么我们会觉得是个问题呢?我认为是缺乏相关知识的普及和宣传。
  
  记者:现在不光是电脑上网,手机、PSP(游戏机)都有了上网的功能,但应用也带来了问题,如木马、病毒、泄密,这些问题有没有办法防范?
  
  邬贺铨:黑客病毒怎么来的呢?就是我们的操作系统有Bug。你有缺陷,苍蝇才会叮你。一般可以用打补丁来处理,微软自己发布补丁,瑞星等杀毒软件也发布。但这存在一定的滞后性。最根本的办法是在核心操作系统上解决,但难度比较大。
  
  防范病毒,目前来讲也只能采取谨慎防御的办法。用户首先要上比较正规的网站;另外不要让U盘来回插拔,因为很多U盘都带病毒。
  
  记者:新年发短信会堵塞,遇到突发事件大家电话就打不通,这是不是我们的设计跟不上需求?
  
  刘韵洁:我们在设计上不可能满足所有用户都同时打电话,因为那样会造成资源浪费。我们会算一个比例,比如有100个用户,预测会有30个人同时打电话,设计的网络就可以支持30或50个用户同时打电话,超过这个量就会拥塞,就和路上车多了会堵一样。
  
  记者:现在社会上都说联通、移动等通信企业的员工收入太高了。
  
  刘韵洁:三家运营商待遇跟其他行业相比确实是有差距的。因为三家都是上市公司,待遇太低,员工肯定干不好工作;管理层待遇太低,股东还不放心。这里面有一个全球行业的比较问题。但和国内相比,他们的待遇还是高了。